东莞一警察请病假后失联十日 医院无接诊记录(图)|民警|刑侦

时间:14-09-16 03:30 责任编辑: 来源:今日头条 点击:

>

厚街警方出动刑侦人员寻找陈炳球的下落,截至昨日,仍未能找到。厚街警方昨日表示,经调查,当日陈炳球并没有前往医院就诊的记录,警方目前也没有掌握到他失联的原因。

微博短信上的寻人启事。

派出所警员信息栏中的陈炳球信息。

派出所警员信息栏中的陈炳球信息。

原标题:东莞厚街一民警失联十日

南都讯 十天前,东莞厚街三屯派出所的民警陈炳球以身体不适要去医院检查为由,向其上司请假,尔后便与家人同事失去联系。厚街警方出动刑侦人员寻找陈炳球的下落,截至昨日,仍未能找到。厚街警方昨日表示,经调查,当日陈炳球并没有前往医院就诊的记录,警方目前也没有掌握到他失联的原因。此外,警方证实,陈炳球失联前并没有携带枪支。

一星期前已发出寻人启事通告

早在7月18日,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上就相继转发了一则普通的寻人启事。在这则寻人启事中,并没有透露任何有关失踪者身份的信息。寻人启事中称,“陈炳球,男,1984年11月30日生,东莞厚街人,身高约1.7米,东莞厚街口音,椭圆脸型,上嘴唇有一颗明显黑痣,现为短发,于2014年7月13日离家后至今下落不明。”寻人启事的最后留有一个手机号码和一个座机号码,还有一张长发的照片,并承诺重酬收集有关的线索。

这则普通的寻人启事发出后,在网络上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转发量并不大。直到昨日,一份编号为07149的厚街公安分局警情指令在网络上流传,已经发出多日的寻人启事才引发关注。警情指令中的当事人与寻人启事中的当事人同名,均为陈炳球。这份警情指令显示,三屯所民警陈炳球(男,29岁,厚街下汴社区人),2006年11月起参警,今年6月被抽调至厚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参加“6+1”专项行动,专职打防电信诈骗。

警情指令中还称,7月13日21时30分,陈炳球致电“电信诈骗专项组”成员翁汉武请假,称其身体不舒服,需要请假一天到医院检查。7月14日9时23分,陈炳球用手机短信向分局“电信诈骗专项组”组长潘嘉宇请假,内容为“潘队,我有点不舒服,明早想去医院检查下,向你请假”,当日中午,潘致电陈,想了解其身体情况,但电话已无法接通。之后,陈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其本人既没向单位领导销假,也没有与任何人联系。

实际上未去医院

为了核实寻人启事当中要寻找的陈炳球与网络流传的厚街公安分局警情指令当中的陈炳球是否同一人,昨日下午,记者首先来到厚街三屯派出所。在派出所的警员信息栏最后一排,记者找到了陈炳球的个人信息以及照片。信息栏中显示,陈炳球,职务科员,警号为280157。对比警员信息栏中的照片与寻人启事当中的照片,虽然发型不同,一个是长发,一个是短发,但从椭圆脸型以及上嘴唇处都有一明显黑痣等方面判断,两人系同一人。

厚街三屯派出所值班台处的治安员向记者证实,陈炳球系派出所的民警,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看到他来派出所上班了。“听说是失去了联络,但具体的情况要问所领导,”三屯派出所的值班所领导以事情敏感为由,让记者找厚街公安分局核实。昨日下午,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证实了在网络上流传的编号为07149的厚街公安分局警情指令的真实性。而那份早先的寻人启事,也是征得家属同意与审核,由三屯派出所对外发出的。

厚街公安分局的相关负责人说,分局有严格的请假制度,请假之后必须及时销假。7月14日请假过后,陈炳球就没来销过假,手机一直处在无法接通状态。“与同事与家人都没有联系过。”据厚街公安分局的负责人说,陈炳球失联之后,他们也动用刑侦力量进行寻找,但一直未找到。“陈炳球请假的原因是医院检查身体,我们也去厚街的医院去查找了一下,发现那两天并没有他的就诊记录。”该负责人说,陈炳球失联的原因还没掌握到,目前警方正在积极寻找陈炳球的下落。此外,厚街警方向记者证实,陈炳球还未配枪。

采写:南都记者何永华饶德宏

失联民警其人

他非常孝顺寡母

家里经济状况不好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陈炳球所在的厚街下汴社区。据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他们也是在7月18日寻人启事发出后,才知道陈炳球失踪的事。居委会也派出社区治安员帮忙四处寻找,但没有找到。据社区的工作人员说,陈炳球的父亲在2010年就已经去世,家中还有个弟弟。“他妈妈50多岁了,还在社区菜市场卖菜,拉扯两个孩子,非常不容易。”记者在下汴社区走访时,居民都说陈炳球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母亲身体也不好。

社区工作人员以“陈炳球的母亲悲伤过度,不宜见陌生人”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但他们还是帮忙联系到已经外出寻找陈炳球的叔叔。据陈炳球的叔叔说,自从侄子失踪后,他们家人都是四处寻找。昨日有人看到寻人启事后给家属打来电话,说是在虎门沙角一带看到过长得像陈炳球的人,家属们又连忙赶到沙角一带去寻找,但还没有结果。

据下汴社区的工作人员说,陈炳球为人随和乐观,而且非常孝顺。“家里只有老母亲和弟弟两个人,他无论多么晚,每天晚上都会回到下汴,陪他的妈妈,”此外,社区的工作人员也提到,陈炳球的身体比较强壮,并没有听说过身体有什么毛病。

昨日下午,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说,陈炳球是个比较外向的人,喜欢唱歌和讲笑话。陈炳球还在分局组建了一支乐队,最喜欢唱beyond的摇滚歌曲。另外,陈炳球以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为由请假,但实际上厚街的医院里并没有他接受诊查的记录。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2. 王全安的尴尬
    3.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4.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5.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6.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7.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8. 极简中式风
    9.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
    10. 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